关于我们|设为首页|收藏我们|联系我们
亲,欢迎进入 砺晨(北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教育部否认学历继续教育将取消 专家:向培训转型是大势所趋

发布日期:2017-09-11 来源:新浪教育


针对最近媒体报道的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将取消”的说法,教育部公开回应称,此说系误读,普通高等学校举办学历继续教育将会继续发展。而在专家看来,高校继续教育从学历教育转向教育培训已是大势所趋。

眼下各地成人高考、自学考试进入报名阶段,不少媒体报道称“学历继续教育将取消”,“成人高考末班车火爆”。对此,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王继平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末班车的提法是误读,普通高等学校举办学历继续教育将会继续发展。但是在发展过程当中,一定要有“四个坚持”。

王继平强调,高校办继续教育要坚持育人为本、确保质量、规范办学,不能乱来,要遵循教育的规律,遵循国家教育法律法规、规章来办学,不能简单地扩大规模。

2016年12月,教育部发布《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根据管理办法,从2018年起,普通高等学校将不再举办本校全日制教育专业范围外的学历继续教育,新入学的学生全部按照新目录内专业进行招生。

王继平表示:“我们这个管理办法的宗旨,是为了促进普通高等学校里的学历继续教育健康发展,因为目前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出台文件是要促进举办学历继续教育的高等学校明确办学定位、聚焦主业、办出特色、确保质量”。

“事实上,只要认真阅读教育部的规定,就会发现上班族将无缘名校专科学历这种解读是错误的。虽然我国有部分高校停止举办学历继续教育,但国家政策并没有要求所有高校停办学历继续教育。”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界面新闻,“根据上述规定,如果该校有专科全日制教育,也是可以继续举办专科非学历教育的,如果之前没有专科全日制教育,则不举办”。

我国的普通高校学历继续教育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成人高等函授教育,经过六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了成人教育、网络教育、自学考试的普通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办学体系和人才培养模式。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 》指出: “继续教育是面向学校教育之后所有社会成员的教育活动,特别是成人教育活动, 是终身学习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明确规定了各类继续教育的发展任务,即“以加强人力资源能力建设为核心,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稳步发展学历继续教育”,建立健全继续教育体制机制,构建灵活开放的终身教育体系,促进全体人 民学有所教、学有所成、学有所用。

据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统计数据,截至2011年,全国有近4000万人接受了各类学历高等继续教育。截至2013年 ,普通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在校人数近1200万人,涵盖本科十二大学科门类的700多个专业,专科十九大学科门类的1500多个专业。另外,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对28个省(区、市)以及6个试点行业统计,2011年,全国共抽样统计职工5279.1万人,其中参加学历教育人数是332.9万人。

扬州职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陈峰告诉界面新闻,“我们今年已经招了1300多人,明年还会继续招的,并不会暂停继续教育”。

普通高等学校举行学历继续教育,在很长一个时期里,满足了受教育者接受高等教育的需要,也给受教育者提供了多元化选择途径。但是熊丙奇认为,普通高校举办学历继续教育,也存在诸多问题。

熊丙奇表示:“随着每年高考升学率不断提高,我国部分普通高校在统一高考中都已经无法招满学生,与之对应,我国接受学历继续教育的需求也大幅减少,一些举办学历继续教育的机构面临严重的生源危机”。

同时,为了抢生源,近年来,我国一些名校的学历继续教育项目也出现问题。据媒体报道,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早在2002年就因发现继续教育学历生源对学校品牌与信誉造成了潜在风险与损害而停止招生。此后,清华继续教育学院只进行非学历继续教育。

另外,熊丙奇发现,部分普通高校的学历继续教育,被质疑为是学校贩卖文凭,从中谋利,而一些受教育者选择读学历继续教育,也只是看重名校的学历身份,而不是提高自己的能力。

对此,王继平也指出,“现在有少数个别学校把举办继续教育当成创收营利之道,这样很不好。不能怎么能挣钱就怎么去搞,这是错误的,我们不要把普通高等学校学历继续教育这一块领域变成校园腐败的温床。”

教育部副部长朱之文认为,要想促进高校继续教育规范发展,提升质量,一是要稳步推进普通高校学历继续教育改革发展,加强内涵建设,规范办学行为,进一步完善质量保障体系,不断提升办学质量和声誉。二是要积极推进高校结合自身优势,瞄准社会需求,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面向社会提供多形式的培训服务。

在熊丙奇看来,“随着高等教育发展,我国普通高校的继续教育,从学历导向以学历教育为主,转为非学历导向以继续教育培训为主,是大势所趋”。

他认为,高校进行非学历继续教育,是高校向社会辐射教育资源,提高受教育者的终身就业能力,非学历教育由于没有学历的“卖点”,因此,无论是受教育者,还是高校非学历继续教育培训项目,都会关注培训质量而非学历文凭。

“而且,随着非学历继续教育培训得到社会认可,社会也会淡化学历情结,如果因为没有学历,就不去接受培训,那接受教育的出发点就有问题。这也正是我国继续教育、终身教育的根本问题,还是围着学历教育转,满足社会的学历需求。”熊丙奇说。

熊丙奇则表示,要解决好转型问题,一方面,需要高校摆脱学历导向,以教育培训质量吸引学生。另一方面,需要受教育者接受继续教育转变学历思维。

“在当前,由于整个社会还存在以学历识人的问题,学历影响收入、晋升,因此很多接受接受继续教育者很关心获得什么学历文凭,甚至是冲着文凭去接受教育。这种局面必须改变。”熊丙奇说,“在国家层面,要改革人才评价体系,真正做到淡化学历文凭,扭转‘唯学历论’,否则,非学历继续教育在学历社会就难以深入,终身学习社会也无法建立”。


在线报名

客服咨询

微信关注

返回顶部